网站首页| 本网头条| 高端访谈| 第一现场| 食品要闻| 深度报道| 媒体聚焦| 行业监督| 经济观察| 行业新闻| 展会播报| 商场超市| 电子版
中国食品报网 > 综合新闻 > 正文

如何妥善安置高龄老人顺其自然或过度干预

2017-12-27 10:29:37        来源:中国食品报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3亿,占总人口的16.7%。老年人口数量多,老龄化发展速度快等问题,使得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任务显得愈发繁重。在庞大的老龄群体中,存在大量长期卧床的老人,他们因种种原因无法离开床铺,丧失完整、独立的活动能力,如何让这些人群得到妥善安置以及合理的临终医疗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一位日本学者在欧洲的见闻,或许能给中国的养老产业带来启示。

\

  作为老龄化问题同样严峻的日本,在卧床老人的问题上采取了诸多措施,以确保老人们的生命延续。但这些措施是否顺应自然规律?是否给予了老人们尊严?这些问题在日本学术圈引起了广泛争论。

  在日本,长年卧病在床、无法行动,正在做中心静脉注射或经肠道营养的老人不计其数,这是非常不合常理的一种现象。众所周知,日本的医疗水准是处在世界前列的,这种现象的出现,让日本学者宫本显二感到不可思议。为寻求这种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宫本显二踏上前往欧洲考察之路来找寻日本和西方国家在处理老人问题上的差异之处。

  考察中,宫本显二发现,在欧美人的普遍认知里,高龄者到了临终期会失去食欲,这是顺应生命发展规律的事情。而使用经肠道营养或点滴等人工补充营养的方式为高龄者延命,在欧美人看来,是在干涉他人的自然发展,是一种侵害人权与伦理的行为,是对老人的一种虐待。

  宫本显二重点考察了欧洲的人权社会福利大国瑞典。在斯德哥尔摩,宫本显二通过安妮卡·塔克曼医师,前往失智症专科医疗及照护机构进行考察学习。

  在考察一所早发性失智症老人院的过程中,宫本显二得知该院创立两年以来,共有6位患者在此地过世。一年里有3位患者因吸入性呛伤移送至医院,但都在短时间内回到安养院,在熟悉的温暖环境中离世。失智症是一种发展至末期会导致患者死亡的疾病,即便是到患者无法进食的状态,家属也不会用点滴或经肠道营养法来人工补给营养。

  入住瑞典高龄者照护机构的人,依旧可以享受人生中的美食和美酒,这些机构并不会因为入住患者的病情而不让患者享受人生的乐趣,这让宫本显二大为震惊。除此之外,患者还拥有可贵的自由。由于失智症患者会迷路,因此在散步时会有看护员随行在侧,避免发生意外。宫本显二在一个照护机构中认识了一名80岁女性失智症患者,她每天定时都要出门散步,但固执地拒绝看护随行。若是硬要阻止她单独出门的话,她会打破窗子逃出去,因此机构在和家属会商之后,照护机构决定让她携带具有卫星定位功能的手机,允许她每天进行2小时的单独散步。而在日本的相关院所中,除了那些身体硬朗、脑子还清明的患者之外,院所是绝不会允许失智症患者单独出门散步的,一旦发生意外,院所将遭到管理失职的诉讼。

  除了外出之外,日本对高龄者的行动还有许多其他的限制。例如有些医院,碰到长期卧床的高龄患者会有剧烈身体动作时,会用布条将他们的身体或手脚绑在床栏上。对于这种并不人道的处置方式,医院常会有这类解释:乱动时脚卡进床栏里,有可能会骨折,他们这样做,是以患者的安全为优先考虑因素。相比之下,瑞典的国民却愿意承受一定的风险,以换取身为人的基本自由。

  宫本显二在实际考察并查阅大量有关材料后还发现,瑞典患者的住院时间也比日本短很多。在瑞典,心肌梗塞的患者大约5天、乳癌或骨折患者则是在手术当天就会出院移往照护机构。同时,在瑞典,入住照护院所的高龄者,通常也会在同一机构中进行安宁照护,并不像日本一般,视病况移送到其他院所或医院。并且,瑞典也不会出现日本那样将患者绑在病床上的现象。

  在人生接近终点、已不再进食的人,瑞典的医院不会用点滴或经肠道营养干涉,患者以自己能吃得下、喝得下的量为主,让生命依循自然的脚步逐渐枯萎、回归。不做延命医疗的瑞典,2012年时,平均寿命为81.7岁,日本同期则为83.1岁,落差并不大。

  文化性、民族性和社会观念的不同,如此鲜明地反映在高龄者的医疗面上,瑞典与日本的医疗制度究竟那种更可取,实在见仁见智。活的时候尽情享受,死的时候干脆利落,生命是为了享受人生而继续,而不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木兮)  

 
分享到:

上一篇:兰州牛肉面文化塑造+品牌建设 香飘海外
下一篇:健康理念成“香饽饽” 众乳企角力体育营销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
我的态度: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食品报立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